•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时尚资讯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时间:2018-08-07 10:11:13   作者:兔导购   来源:兔导购   阅读:136   评论:0
内容摘要:2000年,《上车,走吧》成为他的第一部影视作品。可能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多年以后,黄渤两个字会成为华语影坛闪闪发光的名字。2018年,身为导演的黄渤携《一出好戏》主演张艺兴、王宝强一起登上《时尚先生Esquire》2018年8月刊封面。▲黄渤、张艺兴、王宝强登上《时尚先生Esquire》2018年8月刊封面凭借着过硬的...

2000 年,《上车,走吧》成为他的第一部影视作品。可能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多年以后,黄渤两个字会成为华语影坛闪闪发光的名字。2018 年,身为导演的黄渤携《一出好戏》主演张艺兴王宝强一起登上《时尚先生Esquire》 2018 年 8 月刊封面。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黄渤、张艺兴、王宝强登上

《时尚先生Esquire》2018年8月刊封面

凭借着过硬的演技和超高的情商,黄渤虽没有高颜值,但其绝对是不少人心中真正“帅气”的演员。演过无数角色,拿过多次影帝,但导演一部电影,对黄渤来说,还是第一次。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导演黄渤准备《一出好戏》的故事。

一部电影从开拍到结束,导演大约要做几万个决定:颜色要深的还是浅的?这个景可不可以?服装合不合适?……

做《一出好戏》,黄渤放弃了纯喜剧,遇到了从没有人拍过的取景地,选定了摄影曾剑,剪没了徐峥、孙红雷,缩减了王迅的戏份。在各种艰难的判断和选择中,他收获了没有预期到的困难和没有预料到的惊喜,也找到了自己所处阶段所需要的某种意义。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王宝强

条纹大衣 私人物品

深蓝色牛仔长裤 Brunello Cucinelli

深灰色短靴 Ermenegildo Zegna

黄渤

黑白色条纹大衣 Dolce&Gabbana

浅灰色印花短靴 Louis Vuitton

黑色牛仔长裤 私人物品

张艺兴

条纹大衣、黑色牛仔裤 私人物品

黑色铆钉皮鞋 Hermès

N1

不敢拿纸巾擦脸

黄渤和舒淇面对面坐着,正在演一场爱情戏,舒淇说着台词,黄渤的视线越过她的肩膀,看到后面的走位错了,他蹭地站起来:“停!后面的人呢?”

舒淇要“崩溃”了,“你是在和我演戏,还是在看我演戏?我感觉我在和监视器演对手戏!”黄渤很抱歉,“自导自演真不是一个多么科学的事儿。”作为导演,他的思维和视角始终漂在全剧组的上方:机位怎么走,空间关系怎么样,光好不好,演员们指甲缝里的做脏效果逼不逼真,甚至有一次道具篮里空了两格,他都准确地记得那两个空位原本放的是哪两件道具。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棕色高领针织毛衣 Louis Vuitton

白色礼服长裤 Berluti

银质项链 Roberto Cavalli

解决了走位的问题,黄渤再一次在舒淇对面坐下来,凝视着戏中心爱的人的脸。这一次很顺利,剧组静默地看着黄渤在马进(《一出好戏》男主角)的身份里流下了眼泪。

没有人喊“ Cut ”,黄渤站起来,又切换成导演身份,走到监视器前,回看自己的表演、舒淇的表演以及镜头的运用,眼泪还在从他的眼里滚下来。看完,他哑着嗓子说:“ OK 。”

制片部门的人走过来,告诉黄渤,“导演,天气预报明天还是下雨”,过会儿又来说: “导演,这个景马上就不让拍了。”再过会儿又过来,“导演,今晚必须把这几场拍完,有两家民宿明晚不能住了。”

屋久岛是《一出好戏》的拍摄地之一,岛上没有几家酒店,剧组只能分散着住在十几家民宿里,有的民宿到期被游客提前预订了,剧组成员到时候就要搬到岛外去住。通往岛外的最后一班船每天下午 4 点开,早上 7 点半再开过来,这样一来,一天能拍几个小时?

黄渤心里正焦灼着,眼里又看到张艺兴和王宝强笑场了。他知道,笑场一开始就停不下,只要俩人一对眼就完了。这一刻,他恨不得“把他俩点了”,又劝自己:你当演员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嘛。但是,天快亮了,这场夜戏眼看着就要拍不完了。

“你碰到的情况永远比你预计的要麻烦得多,每天都有事故,每天都要处理,我的内心全是火,我都不敢拿纸巾擦脸,怕纸巾着起来,”这是黄渤在《一出好戏》拍摄期间的感受,“你能怎么办,着急能解决问题吗?”

后来,公认的好脾气先生也忍不住发火了,那是他在整个拍摄期间唯一一次发火。那天也是夜戏,已经连续拍了很多天,演员们淋着雨,浑身湿透了,等着吹风机把衣服吹干,制片部门却没有把吹风机提前准备好,演员们只能站着等。“你知道需要吹风机,不准备,造成了这么多人在这里站着,”黄渤开口了,“谁都不是完人,我允许工作里面有失误,但我不允许态度有问题。”

N2

弄三个鞋底没意义

决定做导演的时候,黄渤是奔着挑战来的。

演了快十年,黄渤很清楚导演是一份怎样的工作,也曾经提到过自己“早就具备了拍个烂戏的能力”,但他对导演工作没有特别大的冲动和欲望,“最好不要碰。”

接下来几年,他在演员的身份上越来越难遇到能让自己 high 起来的机会。有些戏不错,但他一看就知道可以用什么方法完成,也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演,早期拍戏的那种冒险般的探索感越来越少了。这样下去,一个戏接一个戏,都是一种重复。那我的目的是什么?

他问自己,挣点演出费?或者向别人证明自己能演这种类型?

“那段时间,能够支撑起你的兴趣度就越来越少了,”黄渤说,“确实有点儿倦,有点儿乏,那我索性就换一个方向。”

各方递来的剧本很多,他看了看,大部分都是别人认为黄渤会喜欢的东西。他自己也攒过很多故事,包括纯喜剧。观众和市场对他做喜剧的期望他也知道,然而,亲自执导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两年,“扔两年时间进去,你就得琢磨琢磨值不值,”他说,凭自己对喜剧市场的了解,如果只是想重复自己,其实已经驾轻就熟了,“但是花几年时间去做这个,就像我以前是纳鞋底的,这次可以做整个儿的鞋,我弄三个鞋底拼个鞋,意义不大。”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棕色高领针织毛衣 Louis Vuitton

做导演,就是想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久违的新鲜感和挑战,“把自己放得那么安全,没意思。”

最早有《一出好戏》的想法是在 2010 年,为朋友的宣传片想创意的时候,他突然想到:如果一群人被扔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岛上,且认为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会发生什么?他想到了生存,想到了权力,也想到了爱情,想到故事可以讲成剧情的、悬疑的,也可以是恐怖的、黑色的,喜剧也可以,残酷的也不错。这个命题让他兴奋。

他把故事往前蹚了很多个方向,搭建组织结构,梳理人物性格,因为故事的开口很大,其中有很多不确定性、可能性和难度。在探寻的过程中,黄渤越来越觉得,这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当时就决定 2011 年把这片子拍了, 2012 年上映。

黄渤很快发现,这个命题之大,不是自己的知识结构和能力足以支撑的。一群人荒岛求生的故事内在涉及社会科学、人性层面,他看着自己做的梗概,感觉就像一个木架子上面蒙层布的沙发,“看着形儿也差不多,坐上去硌屁股。”

N3

嘻嘻哈哈说件事

2015 年,《寻龙诀》上映以后,黄渤停下大部分工作,开始认真为《一出好戏》做准备。

剧本改了几十稿,故事方向变过,人物变过,讲述方式也变过。最初,故事写成三段式结构,影片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以司机小王、张总、马进的视角呈现。谁获得了优势,成了这群人的中心,就成为影片这个阶段的讲述者,其他人物沦为配角。

这是一个不俗的结构,最终被放弃是因为这种形式具有实验性,“可能普通观众不好接受,”黄渤认为,电影有艺术属性,也不可避免有商业属性,“你也不能太任性。而且,我也不想皱着眉头说件事,我觉得嘻嘻哈哈说件事也挺好的。”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王宝强

枣红色西服套装 Etro

白色衬衫 Cerruti 1881

棕色皮质拖鞋 Berluti

橘色条纹长袜 Bottega Veneta

黄渤

酒红色刺绣丝绒西服外套 Etro

黑色印花衬衫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黑色礼服长裤 Emporio Armani

黑色皮质拖鞋 Berluti

粉色长袜 Fendi

一家公司,从保洁、普通员工到大老板,就像一个微缩版的人类社会金字塔。金字塔的坍塌从上岛开始,懂经济、懂法律、懂文化的人在荒岛没有用,爬树管用。但在生存问题解决之后,生产关系改变了,权力社会依然卷土重来。

往深里挖是社会和人性,黄渤渐渐意识到,有些问题大学者也解答不了,一个电影也承载不了太多,也许只能提出问题。最后,剧本终于定稿,因为演员和主创团队都敲定了,档期已经推后好几个月了,尽管黄渤“还是觉得缺点儿”,电影也不得不开拍了,影片的结尾还在边拍边调整。

早晨 8 点开拍,黄渤看到大摇臂已经从悬崖探出去了,摄影团队一定又是半夜 3 点就在这里搭架子。一部电影里,摄影顶得上半个导演,黄渤选得颇费心思。

一开始他就想到了曾剑,但曾剑以往拍的几乎都是文艺片,《一出好戏》里有超现实和魔幻现实,黄渤就没有把他当作最初选择。过了很久,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黄渤约曾剑,一聊才知道曾剑特别想拍这种风格却一直没有机会。

“选主创团队啊,和穿衣服一样,并不是名牌就适合,尤其是第一部戏,一是需要有经验、有想法的,另外一个是确实愿意和你扎下来,一起磨合一起尝试的,”黄渤说,“这次合作特别愉快,大家都没有惜力,多么艰难都一起过来了。”

N4

开山开路等雨停

“荒岛”是拍摄遇到的第一道难题。在第一个选景阶段,千岛湖、海南岛、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尼以及泰国的几个岛都被“沿着海岸线转一圈”地考察过了。它们都无法令人满意,比如新西兰,南岛和北岛之间的跨越太大,转一次景需要四五个小时,也不太好拍出孤岛的感觉。

接下来,选景团队摊开谷歌世界地图找,发现了加拉帕戈斯群岛,那儿几乎满足了黄渤的所有想象,尽管交通工具只有直升机,他也精神抖擞地说“多难也要去”,最终发现当地的居住和供电都是问题,只好忍痛放弃。

顺藤摸瓜,他们找到了被誉为“东方的加拉帕戈斯”的屋久岛,上岛一看,有海滩、悬崖、瀑布、森林,地貌也多样:火山岩、黄沙岩、纯黑的石头、刀尖一样竖起来的、五颜六色带花纹的。

他们又开着船围着岛转,举着望远镜看,发现一块海滩上有一片特别漂亮的树林,但那里没有路。他们拴上绳子,从悬崖上慢慢降下去,树林里美得像仙境,海滩边有一个山洞,两头相通,里面有瀑布,悬崖旁还有一条小溪,刚好满足片中一个关键场景里发电的需求。中彩票了,黄渤想,老天爷对我真好。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这么美的地方,为什么之前没有剧组来拍过?

等到开拍,黄渤就明白了。这里被称为“日本最后一块秘境”,保护相当严格,进入拍摄一次有严格的人数限制,机器不能落地,路只有一米宽,不允许超出一步。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之后,还要为了那一片海滩开山开路,从悬崖上修攀岩的阶梯,为了不伤害林木,从树缝里面下电机,用木头打桩,里面隔上板,板里垫沙袋。每天拍完收工,剧组和设备都要从这十来层楼高的天梯爬上去,后来剧组又在中途修了一块休息的地方。

屋久岛的气候是一年 365 天有 400 场雨。剧本里的爱情片段发生在阳光明媚的日子,拍摄时等了很多天,雨没停过,最后黄渤想:谁说雨天就拍不出美好来?念头一转,就从镜头运用上、调度上重新设置,一帮人在雨里跳着唱着,反而拍出了另一种感觉。

N5

离地一米

对导演来说,群戏是一场关于人物设置和现场调度的大考验。 30 位演员在片中的几个阶段要呈现人物的丰富性和变化,加上《一出好戏》本身具有一定的寓言性,表演又以现实主义为本,还有喜剧元素在其中,表演中的度的拿捏颇费思量,太高了不行,落下来也不行,这都需要在过程中慢慢摸索,经历了尝试和重拍,最终黄渤和剧组找到了“离地一米”的处理方式。

实力演员扎堆,也让新导演黄渤体会到了“按着演员”的为难。做演员的时候,每场戏黄渤都有几种处理方式,等自己做了导演,他才发现像自己这样太积极的演员有点儿“麻烦”。“像王迅、于和伟这样的,我的天哪,你给他写一句词,他能给你说出二十句来。”黄渤记得,于和伟经常在现场提出各种新想法,他只能回答: “挺好,但是不成,拍了后期也得剪。”

黄渤真的帅《一出好戏》

有一场戏,两个机位正反打,后期剪辑的时候,黄渤发现,两个机位里竟然都有王迅。

电影粗剪版四个多小时,黄渤在重新拼接的过程中发现,孙红雷和徐峥的戏份完成了单纯的喜剧功能,却和整个故事基调有冲突;王迅演的人物原本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但让整个故事稍显冗长。这几处删减都令黄渤无比纠结,“其实王迅在里面起到了定调子的作用,把握了整个儿的跳跃性色彩。说实话,人家这么成熟的演员,辛辛苦苦在那里好几个月,后来还把戏剪掉了,而且有的戏真的挺好看,我也可惜,但是没办法。”

“完成一个电影,当然你是奔着结果去的,但其实很多的过程比结果重要得多。”让黄渤欣慰的是,《一出好戏》呈现出了一种独特性,既没有被商业化透支,也不是一部“我们平时那么习惯看到”的电影。

几年来,黄渤自己身上的变化和感悟“有些自然就带进去了”,“观众看到了就看到了,想到了就想到了,想不到就当热闹看”。

现在回头看,他觉得第一次做长片导演的过程“挺幸福”,演员都挺好,合作者也全都是最棒的。“这几年没有浪费,这个寻找的过程对我来说已经满足,你想要放到电影里面的东西,虽然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展示,但是也够了。”

为了创造更好的导购类文章阅读体验,本站对商品图片不再插入直购链接,如网友们遇到非常喜欢想要购买的商品可以通过以下途径进行购买:
1、淘宝天猫优惠券发放平台【疯狂兔子导购网(www.fengkuangtuzi.com
)】进入搜索页商品标题搜索。
2、手机用户点击左下角【购物红包】直接进入搜索页商品标题搜索,电脑用户点击内容页上部海报图片直接跳转进入搜索页商品标题搜索。
3、专注微信公众号:tudaogou 联系我们索要商品内部优惠券和商品链接。


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领券购物教程:http://t.cn/RdCnXAL


标签:好戏  真的  一出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Copyright @2016-2018 兔导购 51tudaog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6016046号-2